澳门新葡亰登录平台

第四章 四天圣精

  自从接到属下报告,列阵整齐的大军,在受到演讲声波刺激后,一个个通红了眼,再不接受任何长官号令,像脱缰野马般朝稷下城冲杀了出去,白起就很开心地坐在桌子上大笑。

  “这好像是第一次,我的战术被人成功瓦解,该说是运气好呢?还是天命所归?我这妹夫做了很漂亮的一记攻着啊!”

  虽然被声波影响,增加了斗志与杀伤力,但是一支不受指挥的部队,所有人各行其是,没法接受统一的指挥,成了一盘散沙的混乱状态,才一开打,就相互被自己人给阻碍,乱了起来。

  当理智已经不存在,即使白起以死威胁,甚至动手杀上几千人来震吓全军,也不可能发挥什么作用了,筹备多日的总攻击,现在一下子就告吹,说起来确实有些啼笑皆非。

  “大少爷,情形还很难说,虽然大军不听使唤,但这么几十万人发狂地冲过去,就是铜墙铁壁也给踏成平地了,更何况我们还有充足的军火与导弹,胜利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。”

  这段话也是大多数人的心声,截至目前为止,他们一点都感觉不到有什么会输掉这场战役的理由。稷下城壁已经残破不堪,城内也没有所谓的守军,只剩下几乎算不上战力的平民,在这几十万人疯狂冲杀下,一个时辰内就可以血洗稷下城,更别说另外准备好的几枚核能导弹,只要情形有什么不对,随时都可以让日前大洗礼的情形再现。

  若不是因为人人都对这位最高领袖敬若天神,说不定已经有人在嘲笑他杞人忧天,不过,正因为白起的计算几乎从不出错,所以众人均开始凝神思索,自己到底有什么思虑不周之处。

  把这一切看在眼底,白起嘴角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。他维持沉默的样子,似乎在等待些什么,然而却没有人能猜到他的想法。

  再长的戏剧也有落幕的一刻,花了那么多时间,费了那么多心血,这场荒唐滑稽的内战,终于到了该拉下幕帘的时候……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在这一连串疯狂的尽头,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在等待着自己呢?

  身上的肌肉,似乎不受控制地在颤动着,是对于将发生的事感到紧张?还是兴奋?或者,只是再一次病发的前兆呢……

  曾有人说,正是因为对于前途的未知,人生才显得有趣。这说法自己颇能认同,但却没办法享受其中的乐趣,必须连生命中每一天、每一时辰的份量都得斤斤计较的自己,绝对不能因为“未知”而造成半点浪费,即使是一刻钟,那都是自己承担不住的损失……

  一名技师气急败坏地自外头冲进来,慌忙地描述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东西。听见他的叙述后,所有技师们忙碌起来,在一阵仪器探测、调整结束后,所得到的数据,全显示相同的一个结果,这个难以置信的变化,是真实的。

  已经确认了情报正确,面对这个变化,事情变得复杂许多,再没有一个人敢像之前那样自信满满地肯定必胜。所有人的目光,全数投向坐在桌子上的领导人,等待他下达命令。

  在过去,白起的计算从未出现偏差,会像现在这样,因为连续的意外,让整件事脱出控制,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情形,对白起来说实在非常罕见。也因此,众人都感到忧心,生怕这位难得面对失误、思考细密得几若电脑的领袖,会因为所有事前的沙盘推演全数落空,在理智上产生歇斯底里的情况。

  事实上,不仅是他们,就连白起自己,也对自身的反应十分好奇。脑内的微处理系统,加上武中无相的修为,无论是武学还是一般俗务,都可以在眨眼间做千万次的模拟推演,然后再根据发展出来的可能支线,继续推展下去。虽然自己不像周公瑾、妹妹莉雅那样,有足够的智慧料事如神,但在这样繁多的推演预测下,能够脱出自己掌握的事实在不多。

  只是,超乎预料的事终究还是发生,而自己并没有如先前那样感到恐惧与焦躁,反而有一种想笑出声的冲动,在心中浅浅跃动。

  这个想法,为心头带来了小小的喜悦,一种许久未有的温暖,在胸口缓缓发酵,这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,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有这种感觉呢?

  白起没有说什么,在稷下城发生异变的五分钟内,在这间厂房内的所有技师,只是看着最高领导坐在桌上,微笑着陷入沉思,除了因为特训,与他长时间相处的韩特,每个人都不知道他正在想什么。直到五分钟后,他慢慢站起身来。

  这是白起一贯的战斗指示,事先已经预备好数种应变模式,实战时做出简短指示,众人立刻就知道作法。

  “一直以来,很谢谢各位对我的支持与服从,由于我的严厉作法,相信你们也吃了不少苦头……辛苦你们了,谢谢。”

  这实在是一件很难得的事,因为过去白起在战斗时从没有半句废话,私底下虽非冷酷无情,但却是一个不懂得说谢谢的人,像这样的话语,从来就没人有机会听到,以致于在听完这段话时,在场所有的白家菁英全都呆住,手里的资料、工具砸散了一地,不敢置信地望着站在桌上的少年。

  后面的话听不清楚了,因为白起就这么姿势不变地向上飞出,穿破屋顶,韩特紧跟在后头,两人一前一后,朝战场方向飙射过去,转眼间就消失不见。

  直过了好半晌,呆在原地的众人才勉强从震惊中回复过来,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彼此都不太能确认对方的表情,心中感觉更是五味杂陈,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悦,但更多数的仍是担忧。

  “哈哈哈哈,不用担心,虽然事情的演变有些奇怪,不过一切变化都在我的掌握中,今天这一仗我们赢定了。”

  接获数十万大军冲锋怒涌而来的消息,兰斯洛表现得十分镇静,看不出半点慌乱的样子,让本来怀有歉意的爱菱心里安缓不少。

  “师兄,你要激励士气是很好啦,但除了我们几个之外,这里好像没剩什么神智清醒的人能听懂你说话的。”

  兰斯洛说着,向广场另一端的小草一挥手,打出约定好的信号。接到信号的小草,开始以心语下达一个又一个的命令,发向巫宫、象牙白塔之下的秘密地宫,还有稷下城中的众多魔导公会据点。

  而在她的指挥下,魔导公会的魔导师们很快有了动作,打开隐藏在各处的魔力设施,将效能彼此串连,让一套经过两千年研究、改良,大成后从未有机会运作的系统,首次发挥作用。

  以各处据点所形成的魔法阵为根基,这套命名为“最终防御系统”的设施,开始急速地吸收地脉能源,作为运转系统的供给。地面缓缓震动起来,城内的几处渠道甚至迸发出红光,将地脉阴流的能源钜量吸入系统之内。

  当小草接到这样的心语通讯,立即向丈夫挥手示意,而后,在兰斯洛的指挥之下,广场内的所有群众,手牵着手,就这么一直串连出去。在广场外另外有人负责连接,一个连一个,依照先前的规划,很快就把稷下城内八成以上的军民串连在一起。

  “非常好,大家听好,虽然你们不会武功,不能实际上战场与敌人厮杀,但是现在就是一个你们可以实际出力保卫家园的机会,紧紧握住你们同胞的手掌,脑里集中想着保卫家园的意念,知道吗?”

  不管是什么魔导术,都不可能在精神散漫的情形下使用,反过来说,只要令自身精神高度集中,就算没有受过魔导训练,也一样可以产生一股能量,虽然普通人的能量不强,但当几百万人的心灵能源连成一气,那仍是一股非常惊人的能量。

  正常情形下,没受过专门训练的常人,没可能长时间集中精神、心无杂念,但在药物与意识操作的引导之下,群众很快就进入状况,强大的思念波,在保卫家园的强烈意念之下合而为一,迸发出一种生物所独有、在太古魔道中被称为“灵子能源”的能量,在众多魔导师们的施法引导下,归入最终防卫系统,与本来的地脉能源结合。

  两股沛然大力,在巧妙设计的系统回路中,安定地运转,而当能源累积到所需要的标点,惊人的变化就在稷下城内瞬间出现。

  一声轰然巨响,在众人的眼前,奇迹就这么样地出现。雷因斯的象征,曾在白起的核弹攻击中灰飞湮灭的象牙白塔,就像什么损坏都不曾发生过一样,就在原本的位置重现。

  闪烁着和煦的白光,像是神明宫殿一样的象牙白塔,完好如初地出现在众人面前,难以解释的现象,如果所有人的神智都还清醒,见到这一幕,肯定会造成大骚动,但现在,只是一声惊呼之后,就没了反应。

  而当象牙白塔的建筑再次成形,整个稷下城的结界法阵终于完备,以象牙白塔中央的祈愿塔为核心,与九天之气呼应。万里晴空中,无云无风,却骤然电光激窜,在碧蓝天上金蛇划破,直流往祈愿塔。

  “师……师兄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爱菱看得似懂非懂,她虽然是太古魔道方面的罕见天才,却不是通才。在皇太极手札遗卷的最后,有提到将太古魔道发挥到极限,与魔导之术结合,可以开发出魔导文明的技术,结合两家之长,妙用万千。爱菱读到这些部份时,神往不已,却因为自己没这方面的知识,只能望而兴叹,现在终于见到实物,心中欢喜赞叹实在难以言喻。

  “问小草吧!她大概知道,你要是有兴趣,以后好好研究吧!”兰斯洛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但先前在地宫里翻阅各种机密档案的时候,隐约知道了稷下城还有另一套从未使用过的秘密系统。

  九州大战时,稷下因为是雷因斯的首都,被魔族大军长期围起来猛攻,前前后后,一般的大型会战、被卷入的天位对战,实在是数也数不清,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次,整个城墙在战争中支离破碎,就连象牙白塔本身都布满了无数的修缮痕迹,更曾经被摧毁重建两次。

  战后,雷因斯的菁英痛定思痛,决定要设计出一种新的防御系统,不但能抵御住那样的伤害,更要能在被重创之后,以最快速度回复原有实力。将这个想法推到极至,在武学上的成果是乙太不灭体,而在魔导文明上的结晶,就是现在这套最终系统。

  以皇太极的构想为中心,历经两千年的努力去付诸实现、改良,最后在白起手里获得突破性进展,靠着他不可思议的演算能力,一举解决几个难以破解的技术难关,将细节全部补足,之后倾魔导公会的全力秘密增建,在十年前宣告完工,却一直没有机会实测。

  保留元气、密藏实力,以防日后魔族卷土重来时,有充分的实力可以抵御,这是雷因斯传国的基本精神,为此在九州战后连大陆争霸的机会也放弃,只是偏居一隅。但这一次,魔族并没有出现,只是为了要应付一个比魔族更危险的敌人,小草把保留多时的实力提前使用了出来。

  象牙白塔是如何瞬间复原的?因为速度太快,几乎没有人能看得清楚,但是当这个过程重现在稷下城的城壁与防御结界,那就是一幕极为惊人的壮阔景象了。

  瞬间移动,飘然俏立在祈愿塔顶端,迎接着骤然狂卷而来的强风,小草的衣袂裙摆在风中徜动翻掀,浑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光中,态凝若仙,当偶然的电光划破天际,紫光照映着她如雪娇颜,别有一股慑人神采。

  不再是平时的秘书套装,小草身上的衣着,已还原为昔日雷因斯女王入塔祈愿时穿的法袍,天鹅绒的料子,内里绣满咒法图腾,是专门为了起坛行法而制造的魔力衣物。宽袖卷云,长长的披风如波浪般抖动,白玉似的指头,像是在轻快地弹奏乐曲,不住朝四周拨弄,而成为乐器的稷下城,就开始回应着她的指挥。

  魔法师不比天位武者,特别是像小草这样的纯魔法师,虽然善于引导、平衡各种自然能源,但自身体内却没有长存强大力量。只是,配合稷下城这样超大型的法阵建筑,仍是可以发挥出连天位武者也为之心惊的力量。

  以小草为中心,一轮红光像是扫瞄般迅速游遍了整个稷下城。所经之处全都产生了变化,一个个拇指般大的人形物体,背上有着小小的透明翅膀,身上像萤火虫一样散着微弱的光亮,从地面升出、树林里分出、池塘中跃出,成千过万,一片接着一片,密密麻麻,似雨逾星,朝四面八方飞散而去。

  这群受到召唤,藉由法阵能源而成形的精灵们,飞过稷下上空,来到已经残破不堪的城壁之后,飞快地开始整修。重建的速度快得吓人,因为水、火、地、风四类精灵们,各自将其身躯还原为该系元素,再化为重建所需的材料,这样的填补之下,几下呼吸间,本来已呈废墟状态的城壁,重新被修缮完毕,效果更较先前强化百倍。

  假如是一般的战争,出现了这样的变化,敌我双方的士兵早就心胆俱裂,不战自溃了,但现在,城内祈祷中的军民没有反应,城外疯狂杀来的大军也没有反应,依旧是凶悍地冲杀过来,丝毫不受异变的影响,顷刻间便已逼近城下。

  和以前不同的是,这一次,刚刚补修完成的城壁上,没有任何士兵在射箭防守、也没有任何反制措施,当梯子被搭上,很快敌人就可以越墙而入。

  然而,设计出这套系统的,是除了自身力量外,从不对任何人抱以期望的白起,打从一开始,他就想将这套系统发展为“即使只剩下一个人,仍能发挥强大作战力”的完美理想。第一次实际使用这套系统的小草,起初不是很明白一些细微关节,只是照着母亲的遗教在做,但随着使用过程中许多阵形的变化用法,以魔法心语快速流过操作者的脑海,令她不得不衷心慨叹。

  (大哥,没话好说了,明明不会魔法的你,能够设计出这样的东西来,你实在是白家史上最强的……普通人啊!)

  天才这个称呼,并不适合兄长,这是小草的想法,而现在,她这个没用的天才妹妹,就要使用这套系统,向身为设计者的兄长表达敬意。

  心中默默吟颂咒文,手中弹拨,小草将攻击功能启动,九天九地的能量交会运转,在地宫的魔法阵中调和稳定后,最终防御系统的攻击模式,终于得以启动。

  没有前兆,没有任何声音预警,正奔冲过来的数十万大军,忽然在许多地方缺了一小点,跟着迅速扩大,当这样的缺块蔓延全军,整个冲杀的动作就被截停下来。

  发出这些声音的,是一堆身高不满半尺、手拿小刀小剑、龇牙咧嘴、外表是骷髅模样的凶灵邪物,受到小草的召唤,由地狱而来,虽然身形矮小,但动作却极其迅速快捷,攻击方式又非常阴损,没几下功夫就让敌军阵形大乱。

  身高上的差距,士兵们必须要弯腰,才有办法挡架攻击、还击,但灵活度远远不及这些骷髅邪物的他们,当刀剑斩下,目标早已轻松躲开,就算难得地斩中一下,没有施过圣灵祝福的兵器,也只是虚空挥过,全然产生不了作用。

  这群凶灵个头既小,动作上又没有传统黑魔法中死灵战士的笨拙,纵是对上魔族大军,也会教对方异常棘手,更别说那些没打过这种诡异战局的士兵们。

  凶灵们冷不防地由地底窜出后,立即攻击敌人的脚板、足踝。一名士兵给打中了一双脚板,疼得弯下腰来,滚倒在地上哀嚎,造成这效果的凶灵立刻扑了上去,攻击他头脸与重要部位。

  这样的情形,在混乱的大军中不住产生,凶灵们手里的小刀小剑,还有小小的吹箭,虽然中了之后外表无血无伤,内里却着实疼痛,全然给废掉了作战能力。

  这样的战法,当然不是始创者的原意。假如真是面对魔族大军,应付的方法还会更多,甚至包括直接牵扯九天紫电狂笞而下,痛击稷下城周遭五十里,足以令地界顶峰以下的生物眨眼间尸骨无存。然而,来犯的敌人毕竟是雷因斯国人,若真的把他们消灭,就算不计毁誉,人力上的惨重损失,雷因斯这国家恐怕也要完蛋了,为此,小草选择了杀伤力最低的方式,妖灵们的攻击也只控制在麻痹敌人,而不是杀死敌人,不然以它们的快速动作,数目上又是敌人大军的两三倍,早把来犯大军通通解决了。

  但这样的使用,对小草自身而言,也绝不轻松。要变化原本的用法,将攻击效果抑制,就要付出加倍的能量,虽然能量的源头,是正在吸收天地元气的巨型魔法阵,但将之转化使用的媒介却是小草自身,每当一道命令发出去,付诸实现,能源离体的空档,就好像把五脏六腑全数掏出体外,难受得令人想要作呕,尽管能源很快又获得补充,但当下一次指令发出,整个身体被掏空殆尽的感觉又更严重地涌来。

  操作这种规模的巨大魔法阵,对肉体的负担实在不输给五极天式,若非自己已经进化成天魄之体,可能十多个命令一下,就要累得当场昏过去,但话说回来,纵使是天魄,承受力仍是有个极限,当眼前战局已被稳定,一股晕眩感直涌了上来。

  (不妙啊……如果一直强撑下去,会伤害到天魄魂体的,唉……真不该把老师派出去的,这时候有她在就好了……)

  如果让下头的丈夫、枫儿姊姊看到,他们肯定会很担心吧!所以不管怎样都要强撑下去,不能给他们心理负担,否则等一下决定此战关键的天位战中,心里不安的他们肯定不是哥哥的对手,要是几下子就被了结,这一切努力都没意义了。

  没看到丈夫的身影,大概已经率人赶往城头,预备迎敌,枫儿姊姊朝这边看了过来,似乎发现了什么,自己按耐下胸口烦恶难受的感觉,朝她抱以一笑,还比出胜利手势。

上一篇:轩辕剑龙舞云山每日一题答案是什么 1月6日每日一题答案分享

下一篇:第02部 卷一百七十三